义乌:让沉睡的土地活起来

在义乌,全国乡村土地轨制改造的试点已经推进4年。从宅基地改革起步,看似波澜不惊,却已深植当地城乡融合发展的方方面面。从直接成果看,它增加了农夫的财产性收益、促进土地资源的节省粗放利用,但更具改革深意的是,它把土地的受益权给了农夫,把决定权给了农民。当个体被充分激活的时候,城市振兴的活力和内生能源得以始终产生。

如何把取舍权给农民?

土地,在农村改革中始终关键而又敏感。生于斯、善于斯的土地,所有权怎么保障、资历权怎么固化、应用权怎么体现??农民与土地的关系,这是素来中国农村改革中,被剧烈辩论和反复衡量的问题。最新公布的中心一号文件再次强调“进一步深入农村土地制度改革”。

义乌领有全世界最大的小商品市场,却面临地处丘陵盆地、人多地少的事实,用地长期存在缺口。再加上从前农房建设较为粗放随意,土地资源配置效率不高。2010年至2017年间,当地传统商贸业和新兴的电商业供应了大批就业跟创业机会,常住人口增添了近37%。既要守住耕地红线,又需要大量土地资源进行城市公共基础设施建设,堪称“顾此失彼”。

浙江在线2月26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 裘一佼 施力维 市委报道组 陈锦青)在市场大市义乌,宅基地竟能跨村“竞拍”?就在上个月,福田街道、北苑街道的79间城市闲置宅基地经过多轮激烈竞投,以3636.61万元的总成交额,被28户农户竞得。

廿三里街道里兆村村民吴建东,在义乌国际商贸城做了多年生意。手头虽算拮据,多年来却是“住房艰难户”??地处山区,村内建设用地弛缓,宅基地审批迟迟无奈落地,为了给儿女改进居住条件,一家人只得在外租房。

“宅基地”“跨村”“竞拍”,这些字眼的一齐浮现,让人分内关注。在此之前,由义乌先行先试的宅基地所有权、资格权、运用权“三权分置”已被写入2018年核心一号文件。这场竞拍,则是改革的又一次深刻,象征着农夫手中重要的“不动产”成了更灵活跟多元化的“动产”。

义乌市新农村建设中的垂直房改革(资料图片)。